“日本投降视频”是珍贵的历史资料

  日本投降视频是珍贵的历史资料。

 值得一看!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jg1OTE5NDA=/v.swf

我觉得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必将越来越显得重要

作者: 阿虎(褚.庄.老.杨) , 10:22:13 03/29/2013:

–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我觉得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必将越来越显得重要。 

如果作类比的话,文化大革命可以和中国历史上的秦始皇末代作比较。秦始皇开创了的封建社会政治制度,中间虽经过元朝的破坏,但还是延续到了大清。要不是强大资本主义的挑战,中国或许还会继续下去。 

《史记 . 萧相国世家》有这样的记载:“沛公至咸阳,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沛公为汉王,以何为丞相。”这一记载揭示了中国以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事实。这就是毛泽东1973年在《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诗中谈论到的: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虽死秦犹在,十批不是好文章。   
百代都行秦王政,孔学名高实粃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这个“百代都行秦王政”一句,实事求是地捅破了中国2200多年来封建专制政治制度的“窗户纸”。同样一部法典、同样的丞相在秦二世的丞相赵高手里却成了葬送秦国的“暴政”,而在丞相萧何手里则开创了大汉王朝200年基业。 …
 
时间走到今天,一个打江山的开国帝王却毫无半点私心,这在中国极其漫长的封建历史上是罕见的,他预示着中国历史进入一个崭新的纪元。 

其实文化大革命是革命与反革命在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软战争。它所具有的重大而深远的划时代意义,在于它是毛泽东在为“世界之中国”进行的宏伟奠基。 

在一个充满对抗、敌意和纷争的世界里,光有制度是不行的,制度只对守规矩的人有效,对不规矩的人必须专政。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倡导民主自由,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拿起专政的武器捍卫合理的好制度。 

中国的不幸在于有一个自愿投靠帝国主义,甘受控制;复辟成已过时的具有黑恶封建性质的“家族王朝”。中国修正主义上台三十年多来的所作所为,充分证明了他们的主义。这个既不像封建社会皇权,又不像资产阶级法权的“四不像”特色王朝,就是个集汉奸、官僚、买办于一身,受美国势力控制的黑恶家族专制王朝,是旧中国“蒋家王朝”的再次拙劣翻版。 

毛主席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倒假共产党!推翻其在中国的罪恶统治!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这个奸伪集团上的官僚买办汉奸势力!”

现代人的标志之一是批判思维

留归之

西方思想理论将批判思维作为基础。中国的新左派所想要做的一件事情是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一些研究成果与毛泽东的理论与实践做比较对照,企图证明两者有许多相通的地方。而想说明一条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原因之一是对中国几亿农民进行现代思维的教育。而如果采用阶梯式的教育体系的方式进行的话,此项事业起码需要 好几代人的功夫。首先要求国家的领导人要先具备此种思维方式,而且愿意动用国家机器将其教育体系进行改造,将批判思维作为中国教育体系的基础。用这样的方法培养教育出一批大中小学的教师,然后再通过这些教师去教育中国各地的孩子,包括偏远农村的孩子。这样的工程,在毛泽东生前绝对是无法实现的。首先是中国的最高层的领导人就没有几位心甘情愿地去做这个工作。中国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中能够象毛泽东那样具备现代思维的人是很少的。毛泽东的话是,真正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很少。

如何能够在毛泽东生前就能够展开此项事业呐?用毛泽东的思维方式去看毛泽东当时说的话做的事,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毛泽东确实在这方面是有意识地做工作做准备的。包括学习解放军,解放军是所大学校,广阔天地,大风大浪中锻炼,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大批判,大字报,全国人民都动起来,拿起笔做刀枪(红卫兵的话),灵魂深处闹革命,意识形态里的阶级斗争。

文革是由一个民族国家的领导人动员自己民族国家的所有成员对这个国家的国家机器和领导人提出批评,并夺取国家机器的权力,由民众自己去尝试管理国家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所有的这些尝试都是在解放军的专政机器条件下进行的。

全中国的所有成员在当时的环境下,都经受了批评和被批评的考验,对任何的事情都可以大胆地怀疑,对自己认为有错误的地方和人(特别是当权的人)提出批评,进行批判,写大字报,把人关起来实行群众专政。 不赞成并妨碍搞文革的中央高级领导人,被先请到秦城监狱干部学习班休息,提高认识。

一个人,他在有生之年就从来没有写过一篇完整的文章。现在要求他去做,而且写的是在以往是要掉脑袋的东西。有毛泽东撑腰,在那个时候,有多少人把心里想说的写出来了贴出来了,把那个自己痛恨的人拉上台去斗争了。

什么都改变了。教育的方式改变了,学校的教育体系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改变了。中国人的脑海里种进了“造反有理”的根,种进了批判思维的基本原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农业小农思维的人口一下子就成为现代人类的成员了。这是毛泽东为人类留下的巨大财富。

批判思维依然引导人类去实现他们的梦想。

全美梅氏公所2013年春宴

【美国华网胡大江摄影报道】3月25日晚全美梅氏公所在芝加哥南华埠富丽华酒楼举行2013年春宴。
IMG_0014

IMG_0017

IMG_0018

IMG_0020

IMG_0022

IMG_0027

IMG_0034

IMG_0038

IMG_0046

IMG_0056

IMG_0060

IMG_0062

IMG_0064

IMG_0070

IMG_0075

IMG_0076

IMG_0082

IMG_0085

IMG_0087

IMG_0093

IMG_0097

IMG_0099

IMG_0106

IMG_0107

IMG_0109

IMG_0111

IMG_0112

IMG_0114

IMG_0115

IMG_0117

IMG_0118

IMG_0121

IMG_0123

IMG_0125

IMG_0126

IMG_0131

IMG_0133

IMG_0137

IMG_0140

IMG_0162

IMG_0167

IMG_0170

IMG_0179

IMG_0190

IMG_0191

IMG_0198

IMG_0203

IMG_0206

DSC_9128

IMG_0211

梅氏總公所春宴 宗親歡聚一堂

世界日报記者陳嘉倩
來自各地的梅氏宗親代表,在梅氏總公所春宴中,向與會者敬酒。(記者陳嘉倩/攝影)

來自各地的梅氏宗親代表,在梅氏總公所春宴中,向與會者敬酒。(記者陳嘉倩/攝影)

芝加哥報導

梅氏總公所25日晚在南華埠富麗華酒樓舉行蛇年春宴,來自各地的梅氏宗親,民主、共和兩黨及海峽兩岸官員應邀與會,展現梅氏總公所的高人氣。

春宴會場布置得喜氣洋洋,由紅包做成的彩球掛滿會場,「梅傲冰雪報暉春」和「花團錦繡兆豐年」對聯分置在舞台兩側,在精武文化中心兩隻祥獅采青獻瑞後,由梅氏婦女部高歌「梅花」和「歡樂年年」兩首曲子為春宴揭開序幕。

梅氏總公所一年一度的聯歡春宴,特別受重視。梅氏宗親遠從紐約、新英格蘭、明尼蘇達、美南等地趕來。伊州國會參議員科克的代表亞柏(Matthew Abbott)、伊州財長魯瑟福(Dan Rutherford)、芝市25區區長蘇禮仕、第三區區長道薇爾(Pat Dowell)、駐芝中國總領事館新任副總領事王永、領事宋劍鳴、文雪、張慶新,以及華聯會主席胡曉軍、理事長劉紅、駐芝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副處長曾偉明、芝加哥台貿中心主任溫月(火求),芝加哥僑教中心主任閻樹榮、副主任林垙舞、中華會館主席徐學明等人均出席盛會。世界梅氏宗親總會副理事長梅犖生、梅錫銳及監事長梅建國等,亦從外州前來芝城共襄盛舉。

春宴由梅群賢和梅施美英任司儀,梅氏總公所主席梅健添發揮文采,暢談梅氏宗親和兄弟僑團的「美國地,中華情」,以及年度春宴扮演僑界交流平台,促進中美友誼及兩岸同胞情誼的重要角色。

魯瑟福除上台親切致詞,並沿桌向梅氏宗親和僑界友人寒暄問好,成為會場另一焦點人物。蘇禮仕亦致詞談到他和梅氏宗親17年來的情誼。區內亦有華人居住的第三區區長道薇爾也談到華人重視家庭的傳統,以及梅氏宗親百年前在芝城落腳的歷史,並向大家送上蛇年祝福。梅氏總公所另一位主席梅秀強致答謝詞。

精采紛呈的餘興節目由黃梅浣宜主持,梅凌冰小妹妹為大家表演舞蹈「飛天」,接著又和哥哥一起同台表演。

梅氏總公所25日中午並在會所舉行隆重的祭祖儀式。

Duo-Liang Lin :你们究竟要我怎樣活?

一首在全球華人圈子引起轰動的英文詩,相傳是美国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榮譽退休物理學教授 Duo-Liang Lin 所作,詩以英文撰寫,在華盛頓郵報刊登,表達了受到雙重標準困擾的海外華人乃至中華民族对西方偏見的憤慨 … 

這首詩實在值得中國人,西方人三思……诗的全文如下:

 

你们究竟要我怎樣活?     王金章译


过去,你们称我是東亞病夫,說我是黃禍;

现在,你们又说我将是下一個超級大國,

甚至说,我是你们的威脅。

过去,我閉關自守,

你们强行闯入,走私鴉片毒害我;

现在,我赞同自由貿易了,

又指责我把你们的飯碗夺。

过去,我四分五裂,你们大军压境,借口機會均等,瓜分我;

现在,我民族团结,你们却污蔑我「侵略」······妄图破碎我山河!

过去,我試行馬列救國,你们骂我赤色;

现在,我不论姓资姓社,你们又恨我富国。

我的人口刚十億,你们說我要把地球挣破;

我计划生育了,你们又借口人权对我指责。

过去,我一貧如洗,你们对我如狗轻蔑;

现在,我把血汗钱借給你们了,却怨我买你们的國債多。

我發展工業,你们說我是污染者;

物美价廉的貨賣給你们了,你们說地球变暖是我惹的祸。

我購買石油,你们說我巧取豪夺;

你们抢石油杀人,却說是為了拯救世界。

过去,我動亂無序,你们說我沒有法治;

現在,我依法治国,你们又横加谴责。

我不予争辩,你们說我没有言論自由;

我据理力争,你们說我仇外,应当緘默。

我想知道——你们為甚麼這樣恨我?

「不」,「我不恨你。」——你们說,

我不恨你们;

可是,你们对我太不理解!

「不」——你们自以为是地說 ,

「我們有 AFPCNN、還有BBC……消息多多」

可是,

我要问你们:

究竟要我怎樣活?

請你们,仔細的想好了再说——

因為,你们讲过的话净错

偽善过多……

我要的是, 

平等相待,

和平繁荣的同一個世界。

地球母亲的胸怀,寬廣、遼闊

容得下你们,也应当容得下我!

    2011 岁首  王金章 于天乐书斋

(译文发表于《枫叶》第四期 2011.12)

 

What Do You Really Want from Us?

Duo-Liang Lin 

When we were the Sick Man of Asia, we were called The Yellow Peril.
When we are billed to be the next Superpower, 
we are called The Threat.
When we closed our doors, you smuggled drugs to open markets.
When we embrace Free Trade, You blame us for taking away your jobs.
When we were falling apart, You marched in your troops and

 wanted your fair share.
When we tried to put the broken pieces back together again, 

Free Tibet you screamed, It Was an Invasion!
When tried Communism, you hated us for being Communist.
When we embrace Capitalism, you hate us for being Capitalist.
When we have a billion people, 
you said we were destroying the planet.
When we tried limiting our numbers, you said we abused human rights.
When we were poor, you thought we were dogs.
When we loan you cash, you blame us for your national debts.
When we build our industries, you call us Polluters.
When we sell you goods, you blame us for global warming.
When we buy oil, you call it exploitation and genocide.
When you go to war for oil, you call it liberation.
When we were lost in chaos and rampage, you demanded rules of law.
When we uphold law and order against violence, 

you call it violating human rights.
When we were silent, you said you wanted us to have free speech.
When we are silent no more, you say we are brainwashed-xenophobes.
“Why do you hate us so much”we asked.
“No,” you answered, “we don’t hate you.”
We don’t hate you either, But, do you understand us?
“Of course we do, ”you said, 
“We have AFP, CNN and BBC’s ······”
What do you really want from us?
Think hard first, then answer ······
 Because you only get so many chances.
Enough is Enough, Enough Hypocrisy for This One World.
We want One World, One Dream, and Peace on Earth.
This Big Blue Earth is Big Enough for all of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