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增华对芝加哥选区重划发表看法

最近网站上讨论芝城选区重划,百花齐放,好不热闹,但我希望不是只有几个人吵吵,社区的事应该愈多人讨论愈好。

讨论中亦有提到对我个人工作态度评价及我对这次市政划区的立场,前者无需答辩,我一直认为讨论社区事件不应个人化,至于有关市政府划区立场,是一个非常複杂的题目,有时报章报道,因篇幅关系,未能充分解释来龙去脉,所以籍此机会分析一下11月17日我在市政府区长选区重划听证会的证词,使大家有进一步了解。

首先,选区重划听证会有法律作用,每一句话都记录在案,故用词及每一个字眼都要恰当。

我的证词首先提出,划区委员会主席曾在记者招待会公开指名华埠一定会来作证要求华埠应划入同一个选区,大概由于我们在州议会选区重划中获得重大成果,所以划区委员会主席一直有此想法。我证词中感谢他关心华埠,但没有认同华埠一定要划入同一选区,或不要在一个选区。

在听证会入案记录上公布华埠不需要在一个选区很危险,结果可能令到邻近西裔、非裔及其他区都以此为藉口,将华埠切分成三四个区部分填补空位。

继续我的证词每一点都跟随着一个思维、策略方向。

1. 首先我提出单从人口资料,委员会可以划出一个有45%华人的选区,表示我们掌握有客观专业的资料及分析,以作讨论出发点。

2. 跟着提出现实因素,包括新订立的“伊州选举权利法案”(唐人街法案)并不适用于市政府选区重划,而华人人口亦达不到选区半数以上,因此无法享受联邦法例保障的标准。

再者,华埠附近社区都是历史悠久、受相关投票权法例保护的族裔,这表示我们明白将华埠华裔居民划入同一个市议会选区的难度。但是我籍此亦提出华埠与西裔、非裔在州议会选区重划时达成了共识,即是一个少数族裔的利益,不应建立在其他少数族裔的牺牲上。此言旨在提醒邻近族裔,不要在最近划区时,特别为难华裔社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3. 证词中要求注意及尊重华埠作为一个“共利社区”(community of interest)的特质,“共利社区”是选区重划过程中考虑的一个因素,是一个法律名词。上次州议会选区重划时,有一个版本曾将永活街作为选区分界线, 将华埠中心大街的东西两边切分,划入不同选区。这次提出“共利社区”,就是要避免上次的事件重演。

4. 总结要求华人人口尽可能划入同一个市议会区长选区,而最终结果,不能比现状更差。这要求是为了防止华埠被切割更加支离破碎、划入更多选区的可能性。这个要求与有些人提出聚居华人不需要在同一个区长选区的论调完全不同,这样论调将华埠社区的底线一下子退到最底点,完全不留退路,会非常危险。

5. 最后要求考虑过去合作关系及已达共识或推动中的社区议程,目的是在暗示若有其他区过去十年人口改变,例如华埠东南面第三区非裔人口减少、需要人口填补,则不能乘虚而入,将华埠或华埠部分区域划入该区。

我的证词完毕后,苏礼仕区长(Danny Solis)问了几个问题,首先他问我对他与社区关系的看法。

我指出证词中我极力避免个人化,而以第三者客观陈述式表达,我在证词中提到“过去关系及进行中议程”,即属此意:苏礼仕区长与华埠社区关系良好,进行中的社区议程应给予机会继续落实。

苏礼仕区长继续问我:25区及11区华人有没有影响力?

我答覆表示,当然不及50%以上的族裔影响力,但华人在25区占19%,在11区占30%左右,这应该算得上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力。而进一步发挥影响力,则在乎加强官民双方的沟通合作。

苏礼仕区长再提问:如果选区重划的结果是将华裔人口保留在两个影响力区(25区、11区),是否可以接受?

我的答覆是:证词中也陈述我们了解接受各种现实因素,但是,如果将华人社区切分并划入超过两个以上的选区,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希望上面的陈述及解释,令大家不单只进一步清楚11月17日听证会的内容,更能了解我代表华埠更好团结联盟的立场。

最重要的一点,选区重划涉及政治、法律等许多层面,每一句陈词都应经过推敲,并一定要有根据。我不是要恶意批评别人,但有一中心要点要清楚,在听证会上没有足够的准备与根据,只一个跟一个地重申 “我们华埠不需要在同一个选区,我们只要跟随各自现区长即可” 论调,是对一个複杂的问题只作一个表面化、简单的表态,会产生难以预期的负面结果。

最令人不解的是,在网站上的讨论中不停有人提出将华人聚居区域划入同一选区是种族歧视,这根本就是完全误解或故意曲解了整个概念。

选区重划不是限制居民要在那个区域居住,也不是要强逼居民搬家,而是以现存的、少数族裔已经聚居的区域,划入同一个议区,以方便政府更有效率执行政策、提供服务,及选民更能有效地透过民主程序反映意愿,提昇官民沟通。

所有大小族裔社区不论官方或民间组织都在争取同一样东西,苏礼仕区长亦在奔走为墨西哥裔争取愈多西裔聚居的多数区愈好。我们中间却不停有人在利用似是而非的谣言,希望社区人士能真正了解对自己有关的事情的真相,并以积极、公开、客观的方法商讨,以推进整个社区的发展。
 

华埠更好团结联盟
主席 陈增华

 

重庆各界干部群众纪念11·27烈士殉难62周年

 来源:重庆晚报

红岩魂广场上演出的展现烈士江姐形象的《红梅赞》 重庆晚报记者 张质 摄

重庆千余市民祭扫红岩英烈。李兆友摄


红岩英魂贯长虹,革命精神血铸成。昨日,我市各界干部群众举行纪念“11·27”烈士殉难62周年祭扫仪式,深切缅怀和祭奠为民族解放而壮烈牺牲的革命先烈。

市领导张轩、何事忠、徐敬业、王洪华、刘学普、刘隆铸,脱险志士郭德贤、孙重,烈士家属和社会各界群众代表参加祭扫仪式。

巍巍歌乐山下,“11·27”死难烈士墓庄严肃穆,低沉的哀乐声中,市领导及各界干部群众低头默哀,深切缅怀革命先烈的历史功绩。

默哀毕,16位礼兵托起8个花篮,缓缓走向烈士墓前,把花篮摆放在烈士墓基座前,花篮的缎带上写着“‘11·27’烈士永垂不朽”,盛开的鲜花寄托着人们对先烈的缅怀和敬仰之情。

张轩代表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及全市人民,向光荣牺牲的先烈致以崇高敬意,向脱险志士和先烈遗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张轩说,62年前的11月27日,300多名被关押在“中美合作所”重庆集中营的革命志士慷慨赴难、壮烈捐躯,牺牲在重庆解放黎明前的黑暗中,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一部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先烈们的平均年龄不到30岁,但为了崇高的革命理想,为了全中国的独立解放,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以胸怀天下的爱国情怀和视死如归的献身精神,生动诠释了信仰和真理的伟大力量,闪烁着“红岩精神”的革命光芒。

张轩说,今天我们回顾历史,寄托深深的缅怀之情。同时,通过开展以“弘正气、跟党走”为主题的青少年倡廉活动,在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中深入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秉承先烈遗志,坚定理想信念;要大力弘扬“红岩精神”,时时重温先烈们总结的《狱中八条》,不断克服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和消极腐败“四大危险”,始终筑牢拒腐防变、永葆本色的思想道德防线,以此推动党的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随后,市领导与各界干部群众一道,瞻仰烈士墓,向殉难烈士献花。

祭扫仪式上,何事忠为“红岩班”、“红岩党支部”、“优秀红岩志愿者团队”代表授牌;徐敬业为2011年度重庆市“青春倡廉示范岗”代表授牌。

市领导、“11·27”脱险志士和烈士亲属代表,以及各界干部群众2000余人还观看了“人民不会忘记”———纪念“11·27”烈士殉难62周年文艺演出。 据重庆日报

93岁妻子坐轮椅约会

93岁的王文静老人坐着轮椅,来到丈夫高力生的血衣和他写的诗信前。

老人说,1943年,她与高力生结婚,生有3个儿子。1949年11月高力生被捕入狱,小儿子才几个月大。大儿子高庆远说,解放后母亲没有再嫁,全心抚养3个孩子长大。

高力生曾写给妻子多封情书,被老人捐献给红岩联线。“我又要给你写信,不是么?当你在这里的时候,那天我两人不说很多的话,有些时候偕说恶了吵起来了呢。吵起来,不要紧,两夫妻还是两夫妻,就是打起来,也不要紧。你爱我,我偕是爱你。幸好我两人还没有打过架啊!……一妻一夫是我们的品德,是我们的原则……”信的内容,王文静烂熟于心。

大儿子高庆远说,每逢清明节和“11.27”,都要陪母亲来烈士墓,让母亲和父亲在这里约会。

85岁妻子为丈夫读诗

“62年,半个多世纪,共和国不会忘记,是你们捧出鲜血,染红了五星红旗,是你们献出生命,为共和国奠基。让今天,黄河发出怒吼,长江奔流不息,工厂机器轰鸣,田间蛙声四起。你们的鲜血在后人心中流淌,你们永远活在人民心里。”哀乐声中,85岁的林梅侠忍不住泪水涟涟,低声默念起这首写给丈夫陈作仪的小诗。

每年这个时候,她都会来这里陪陪丈夫。林梅侠和陈作仪都是地下党员。当年,林梅侠不能去医院生孩子,最后在一个朋友家铺了稻草的凉板上,生下了小儿子。陈作仪已经被捕,直到牺牲也不知道小儿子出生,林梅侠也是后来才知道丈夫的死讯。当小儿子10个月大时,她背着小儿子,在战友陪伴下到渣滓洞找到陈作仪的遗体。 重庆晚报记者 罗静

2011年9月16日中国重庆市
美国华网胡大江和美国侨网钟君铭9月15日到达中国重庆参加第六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16日在乌有之乡重庆网友黄河的陪同下,以崇敬的心情,参观了“红岩广场”“红岩魂陈列馆”“白公馆”“渣滓洞”“红岩村”。

 

参观“红岩魂广场”


“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


 

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将关押在中美合作所“白公馆”和“渣滓洞”的几百名共产党员和政治犯集体屠杀


烈士坟头上的小白花

  参观“红岩魂陈列馆”


陈然烈士


烈士最后的党费


就是这个共产党的叛徒刘国定出卖了四川地下党组织,致使300多共产党员被捕,四川东部共产党组织完全遭受破坏。


烈士在狱中自做的五星红旗

参观“白公馆”


 
参观“渣滓洞”


 

参观磁口古镇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

纪念碑前跪着的是大汉奸汪精卫夫妇

参观“红岩村”


 

抗战后国共决战大背景下的中国(美国生活杂志高清组图5)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被苏联士兵抢劫一空的商店被迫关闭。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这是满洲国时期的一座公园,日本人将被其击落的美军B-29轰炸机的发动机放置在这里以宣扬他们的武功战绩。照片是一个得胜国苏联士兵正在看着它。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苏联人将坦克开到城市的街道转角处,用帆布遮盖,一个苏联士兵端着冲锋枪在前面。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一个苏联红军站在街头纪念碑前,这座碑上面有铜制的宣传画,这座奉天省省会城市完全由苏联人控制,在这个省的南部的旅顺和大连,苏联人还建立了军事基地,中华民国还无法顺利接收。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在市中心,苏联人树立了一座高耸入云的纪念塔,塔顶上放置的是苏联坦克,以纪念满洲战役和宣示苏联对满洲国地区的占领。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一个售卖水果的中国商贩,后面的商店橱窗里是苏联的宣传画和苏联大元帅约瑟夫·斯大林的头像。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在苏联人管辖下获准营业的商铺都必须悬挂苏联领袖约瑟夫·斯大林的画像,他俨然成为满洲国地区的主宰。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街道的墙面上到处贴满了宣扬苏联和斯大林的海报。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中央广场是沈阳市交通枢纽,现在已被改名叫“红场”,这个名字来源于莫斯科,广场正中树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纪念红军的塔。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贫困的日本侨民正在变卖他的家当。一个中国人正在选购。

 

1946年3月,苏联人控制的沈阳。美军协调代表和中华民国政府及国军将领在机场,准备与苏联人协调交接沈阳。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正在手术。这里是国共双方最前沿的城市。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患者正接受治疗。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患者正接受眼科检查。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一位小患者正接受治疗,医生正在给他打成型石膏,小病人的腿断了。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内一位士兵正接受治疗,护士在检查他的右腿。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中国医院婴儿患者正接受医生检查。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晋察冀军区总医院的X光机,这家医院是共产党控制区最好的医院,受检查的士兵当时的编制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他的帽子上面是中华民国国徽。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当地最大的私营裕民百货公司,一个当地人在橱窗前。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当地最大的私营裕民百货公司内柜台前,一个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军人正在选购布匹,当人市民在傍边围观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火柴厂的女童工。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名为华盛商号的商店,两个共产党军人在门口,这家商店主营文具,是为华北联合大学开的专门商店,这个大学是当时共产党办的最高教育机构。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名为华盛商号的商店内部。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个典型当地人的打扮,他穿着羊皮袄,带着帽子,牵着骡子来到这个古老院落的门口,里面还有许多当地人,这里是盐业公司。盐业公司的春联上写着:实现民主政治,建设自强国家。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几个中国人站在一处华北地区正在修建的院落内,这种建筑物叫四合院。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华盛制粉厂大门。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华盛制粉厂院落内,华北联合大学代表正在检查面粉质量。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盐业公司财务室内部结算。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华盛商号文具店经理正在经理室和华北联合大学采购员代表复核账目,墙上悬挂着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和朱德的画像。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一家卷烟工场。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卷烟工场老板就是这个叫Yu Lou Chou的人。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学生们在表演戏剧《白毛女》,这出戏的内容是讲述阶级斗争。这是剧中两个人物形象,一个叫“喜儿”,是杨白劳的女儿,因欠租被迫卖给地主黄世仁(右)当丫鬟并被强奸,这是黄世仁准备强奸她之前凶恶的样子。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女学生,戏剧《白毛女》中“喜儿”的扮演者。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篮球场。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校园内一排排的宿舍。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校门全景。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女学生。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男学生。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华北联合大学图书馆,大多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书籍。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办的晋察冀军区医院院长吴之聘,其头上是中华民国国徽。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火柴厂的女童工在工余时间接受小学教育。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晋察冀军区大院内,教师和小学生合影,这是共产党地区最好的小学。

 

1947年战事紧张,美军顾问团撤离北京

 

 

1945年11月2日,中国上海市国民党占区,国父孙中山先生铜像奠基纪念。

 

1945年11月,中国国民党占区,二战中印缅战区司令蒋介石向参战中美将军授勋。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市国民党占区,黄浦江上的客轮,他们准备出发去美国,当时中美是同盟国,互免签证。

 

1945年10月,中国重庆国民党占区,抗战胜利后的首次国庆宴会,蒋介石和宋美龄伉俪欢迎赴宴的美军军官。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市国民党占区,等待被遣返的日本侨民。战败国啊!神情沮丧的日本女人。。。

 

1945年3月,云南省国民党占区,中国远征军军官的伙食。

1946年4月,抚顺。抚顺煤矿已经被苏联人接管并将煤炭源源不断地送往苏联,这是苏联总工程师Michailovitch Zezukevitch,他背后是一副油画,画着一个苏联女人的画像,她手里抱着一只小猫。

 

1946年4月,抚顺。抚顺煤矿苏联总工程师Michailovitch Zezukevitch与按联合国决议前来接收的中华民国代表Lo Yung Nian谈判,满脸的不愉快,到手的肥肉要吐出来怎么舍得啊!!
 

1946年4月,抚顺。一家特大型的煤化工工厂,冷凝塔下日本长谷川株式会社创办人的雕像,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这个煤炭页岩干馏工艺冷凝分离法的著名企业家。

 

看来是老毛动的手嘛,苏军一走,马上占领了长春,借谈判让老蒋上勾

1946年4月,抚顺。一家特大型的煤化工工厂,从煤炭中分离的油脂植物剧烈燃烧,浓烟滚滚,右下角是这家工厂的苏联工作人员

 

1946年4月,抚顺。一家大型油页岩工厂和周围的露天煤矿全景。

 

1946年4月,抚顺。一位举着日本式步枪的士兵在看守露天煤矿挖掘现场。

1946年4月,抚顺。油页岩工厂大门的岗哨和碉堡。

1946年4月,抚顺。一家工厂的日本经理人。

 

1946年4月,抚顺。还没被苏联人抢劫的一个巨型机器设备,它是由日本三菱重工生产的。

 

1946年春节,张家口解放区。高跷,表演日军投降。

1946年春节,张家口解放区。一户普通市民家庭内,小俩口在吃饭,墙上挂的是上海时髦女郎招贴画。
 

1946年,张家口解放区。晋察冀边区妇女联合会门口。

 

1946年4月,张家口。晋察冀边区第六区新华街公所黑板报,市民在阅读新华社新闻,里面的内容是共产党新四军控制的苏皖第五区教育界组织的集会,反对重庆、成都发生的学生反共反苏的示威,认为是国民党策动学生干的,里面提到燕京大学没参与,有民主人士西南联合大学的张奚若、闻一多劝阻这些学生不要反 共反苏。其时,国共两党之间的战争即将开始。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街头磨刀匠。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从良的妓女坐在剪纸窗前纳鞋底,共产党地区开始禁止卖淫嫖娼.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地摊小贩。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4月,张家口解放区。共产党军队入关之前他们在五台山和太行山地区,这是长城进入张家口的一处关隘。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抚顺煤矿,这是苏联方面留下来办遗留问题交涉的上尉J. Babaitzeff和上校K. Kamardin。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苏联军人和家眷开始撤离这座城市。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几个苏联人走在站台上,他们即将离开这座城市。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几个苏联人走上卡车,中华民国政府提供他们返乡所需交通工具并派军警护送到火车站。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一个苏联技师病怏怏地坐在车厢内,周围是负责遣送他们的中华民国士兵。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一大群苏联人在火车上,他们都将回国。

 

1946年5月,抚顺大街上,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一门战后留下的日本火炮。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许多厂,将有用的搬离回国,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这些工厂被迫停业,远处的工业区烟囱不再冒烟。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了这家煤炭厂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许多厂,将有用的搬离回国,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这是原来满洲国最大的铝厂。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原来苏联专家居住的别墅,现在已经人去楼空。

 

1946年5月,抚顺。中华民国顺利接收,十字路口的碉堡,苏联人撤离后,南满洲地区城市由国军接管,但广大农村被共军控制,双方剑拔弩张。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这个衡阳女孩因饥荒差一点饿死,她在送往医院六天后获救,这是和修女一起合影,他脸上露出笑容。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小赤脚男孩领的一连串的四个盲人,手搭在肩膀上沿街乞讨。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当地教会在为饥民施粥。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这是战争孤儿在领取政府发放的食品和救济。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这是寺庙为饥民儿童提供斋饭的场景。

1946年5月,中国国民党占区。联合国紧急救济食品和物资发往灾区。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市国民党占区,一个苦力正在搬运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战后救援食品。

 

1945年11月,中国上海市国民党占区,搬运联合国难民署的救济物资。

 

1946年5月,中国国民党占区。联合国紧急救济的奶粉正用人力三轮车冒雨运送发往灾区,救灾人员徒步护送。

 

1946年5月,中国国民党占区。抗战时间被炸毁的大桥,还没能重建。

 

1946年5月,中国国民党占区。抗战时间被炸毁的铁路,还没能重建。

 

1946年5月,中国国民党占区。军用卡车被征调用于运输救援物资和食品。

 

1946年5月,湖南衡阳国民党占区。衡阳是二战被日军毁灭的城市,战后又发生旱灾,饥民遍地。这是已经运抵衡阳粮库的救济面粉和大米。

 

1946年5月,张家口解放区。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大门口。共军少将肖华离开他的办公室,与卫兵行礼。这时共军部队正策划在大同、集宁一线对国军发动攻击,以夺取这两个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