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辛亥革命百年

辛亥百年遊行 鞭炮聲震華埠

 
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遊行,8日下午在芝加哥南華埠盛大舉行,來自各界17輛花車、八個樂隊,還有逾30支隊伍參加遊行,場面熱烈。為遊行揭開序幕的隆隆鞭炮聲以及壓軸登場的高空煙火施放,更為遊行增添熱鬧氣氛。

華裔在美國海軍最高軍階的海軍上將阮啟榮(Rear Admiral Jonathan A. Yuen Supply Corps, United States Navy),亦參與8日遊行,是遊行的焦點人物。

為了紀念百年前推翻滿清、讓中國得以脫離帝國統治的辛亥革命,8日的遊行,特別點燃久違南華埠多年的鞭炮,讓遊行在熱鬧的鞭炮聲中,響亮開幕。

遊行隊伍由有150年歷史的八號消防隊消防車以及華裔退伍軍人會打頭陣,由海軍少將阮啟榮、駐芝中領館總領事楊國強夫婦、庫克郡財務長白派斯、芝市11區區長包瑟以及遊行籌委會三位總幹事胡曉軍、馬森柱及劉紅等貴賓及僑界代表組成的遊行隊伍緊接在後,沿途向圍觀民眾揮手問候。

芝城華龍體育社的兩條百呎長龍,亦十分吸晴,參與遊行的花車各有千秋,在大芝加哥地區芝加哥、德保羅、羅約拉、羅斯福、西北、伊利諾理工學院、伊利諾州大學芝加哥校區等多所大學就讀進修的中國留學生、學者的熱情參與,讓遊行充滿年輕朝氣。來自芝城八個社團、學校的樂團表演,亦為遊行注入不同色彩。

此次遊行由李雙振、劉黃婉嫻、韓龍灝任總策畫。

楊國強致詞時,對籌備遊行付出大量時間和精力的各界人士表示由衷感謝,並強調辛亥革命是中國歷史進程的里程碑,它結束了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帝制,把中國帶入了一個新時代,100年來,經過全體華夏兒女的共同努力,中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徹底改變了舊中國積貧積弱的面貌。

在舊金山出生、長大的阮啟榮則以「家庭、歷史、文化」,形容他參與遊行的感想。胡曉軍則談到海外華人的歷史地位和使命,呼籲海外華人團結一致,繼續做出貢獻。

 

 

  

  游行在隆隆的鞭炮声中拉开帷幕,包括总领馆在内的17辆花车、30多支游行队伍、8支乐队把南华埠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华裔海军少将阮启荣、芝加哥市11区区长包瑟、库克郡财长玛利亚·帕帕斯等贵宾也应邀参加了游行活动。

  

大芝加哥地区华侨华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游行

【美国华网记者黄燕媚摄影】大芝加哥地区华侨华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游行筹委会联合华人社区各社团,与美国主流社会密切合作,于2011年10月8日(星期六)下午1时正在芝加哥南华埠永活街隆重举办“大芝加哥地区华侨华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游行”。


共同主席:胡曉軍,劉紅,陳俊義,丘超濂,廖俊良,史衛明,吳灝,丘瑞圖,馬森柱,沈如霞,胡大江,郭瑞倩,王濤,伍偉新,黃大清,林泳強,謝錫輝,鄭禮光,柯昌實,馮雪綺,魏耀忠,林鈞堂

总干事:胡晓军;刘红;马森柱     副总干事:赵健航;王坚      协调人:刘颖斌;何达权;栾文琦

花 車: 芝加哥廣州協會/希林協會/協勝公會/湖北同鄉會,江西同鄉會/ 五邑同鄉會,海外交流協會/海晏公所/大芝加哥地區華僑華人聯合會/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芝加哥總領館/美亞協會/旅美中國科學家工程師專業人士協會/阮氏公所/大芝加哥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美中保釣委員會/芝加哥中國旅行社(聯誼假期), 中美東北華人協會/美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中山同鄉會,香港華協會/大可以燒臘,美中文化藝術中心/

隊伍:希林中文學校/河南同鄉會/大西南旅美華人協會/美中文化藝術中心/華人金融協會芝加哥分會/復旦校友會/華中理工校友會/中國科技大學校友會/武漢大學校友會/天津大學校友會/龍崗 親義公所/林西河堂/李氏公所/湖南同鄉會/伊州少林功夫學院/大連幹訓班/廣州幹訓班/芝加哥少林寺/芝加哥黃河藝術團 /芝加哥大學中國學生會/西北大學中國學生會/伊州理工中國學生會/伊州大學芝加哥分校中國學生會/德保羅大學中國學生會/羅耀拉大學中國學生會/羅斯福大學中國學生會


 


 

辛亥革命、“颜色革命”与“华尔街革命”

辛亥革命、“颜色革命”与“华尔街革命”  

——兼谈毛主席为啥说辛亥革命失败了?

雨夹雪  

   

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有一段名言:“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  

毛主席说的是不是事实呢?应该说,一点不假!让我们看看“民国”有多“伟大”:  

——民初短短几年中,外蒙自治、麦克马洪线、《二十一条》……超过了晚清几十年卖国的“成就”。  

——1912年至1949年中国人口不足世界四分之一,因灾荒死亡的人口占世界一半以上,平均每年有300-700万人死于饥饿  

——1920年上海法租界官方统计,共有成年女性39210人,其中下等妓女就达到了12315人,占上海法租界成年女性的三分之一,如果加上中等和上等妓女则更多。注意,这只是官方统计,实际情况还要更严重一些。  

——民国时吸毒的中国人至少超过7000万,云南60%以上的人吸毒,东北30%以上的人吸毒。  

——民国时中国物价飞涨,通货膨胀率居世界第一;无官不贪,贪污腐败程度世界第一。  

……  

从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到老舍笔下的茶馆,无不突出了这个时期的“伟大特色”: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试问,如果一场革命后“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这场革命能算成功了吗?  

为何“武昌一声炮响,清帝顷刻退位”的一场看似“胜利”的革命却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我们要从当时的历史大背景看: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外需和戎,内需变法”的同光新政(洋务运动)逐步造就了一个强大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辛丑条约》签订后,中国已经完全沦为半殖民地。但是,买办资产阶级和其主子并不满足,因为中国至少还存在一个名义上相对稳定的中央政府,买办资产阶级勾结外国侵略者掠夺中国或多或少要受一些阻碍,清末的南海维权即使一例。这样,通过“颜色革命”推翻清政府,制造中国动荡和地方割据的局面便成为买办资产阶级及其背后的外国侵略者的下一个目标。  

此时,同光新政事实上已经彻底破产,袁世凯等人却胡扯这一切都是新政不彻底造成的,只有靠深化新政才能解决,并积极支持清末新政。清末新政一个方面是搞“国退私进”,进一步壮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另一个方面是使国家更适合外国侵略者的需要,包括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改成外务部,派遣军官和留学生去外国,大量吸收外国资本等等。这种和“外需和戎,内需变法”的同光新政一脉相承并“深化”了的清末新政当然不可能给人民群众带来任何好处,只会把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正如陈天华所说得“不但没有放了一线光明,那黑暗反倒加了几倍”。但是,清末新政形成了一个以袁世凯为首的庞大的北洋军事政治集团,成为买办资产阶级的核心,为发动“颜色革命”打下了基础。  

辛亥革命之所以迅速“胜利”,不是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进步力量有多么强大,而是推翻清政府是袁世凯为代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既定目标。辛亥革命爆发不久,就在袁世凯操纵下开始了南北议和,这其实是革命派内部的买办资产阶级和掌握了清政府大部分实权的买办资产阶级的合作。最终,清政府被推翻,总理大臣袁世凯为代表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完成了“换装”,事实上开始了动荡和地方割据的中国进一步殖民地化,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进步力量在被利用完了后被一脚踢开,其中张振武、方维、宋教仁等人还被袁世凯杀害,稍有一些爱国之心的人都被彻底赶出了政治舞台。  

也就是说,辛亥革命中存在民族资产阶级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的民主革命和买办资产阶级进一步殖民地化的“颜色革命”双重倾向。在实践中则成了“发于孙,终于袁”:开始于孙中山等民族资产阶级救国救民的愿望,结束于袁世凯等买办资产阶级及其背后的外国侵略者改旗易帜的阴谋,买办资产阶级 “颜色革命”的倾向战胜了民族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倾向,“黄四郎”战胜了“张麻子”。这种使中国进一步殖民地化的“颜色革命”当然不可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任 何好处。  

1976年《红旗》杂志《中国人民为什么必须反对洋奴哲学》指出:“中国的买办资产阶级从来是帝国主义的附庸,历来奉行洋奴哲学。民族资产阶级先天就有软弱性,既怕民众,也怕帝国主义。它同帝国主义有矛盾的一面,在一个时期里有可能与民众结成统一战线去反对帝国主义,但它又有依附于帝国主义经济的一面,常常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崇洋迷外。” 民族资产阶级的这种软弱性在辛亥革命中表现的特别明显。其中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只反皇帝,不反贪官” 。“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固然不行, “只反皇帝,不反贪官”更不行。在辛亥革命中,只要剪剪辫子表示“革命”,什么贪官污吏、流氓恶霸都受到了民族资产阶级的追捧,南京临时政府甚至还想通过承认外国特权获得帝国主义支持,对真正的英雄——工农大众——却采取极端蔑视的态度。这种敌友不分的无原则妥协结果只能是“黄四郎”战胜“张麻子”,赶走了一个皇帝换来了一群大大小小的土皇帝,让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  

然而,恰恰是辛亥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告诉了人们一个真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辛亥革命失败后,随着“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先是“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接下来“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辛亥革命客观上的确又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开辟了道路,这就是历史辩证法。《中国人民为什么必须反对洋奴哲学》指出:“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新中国60余年来正反两方面的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观点的正确性。  

在这辛亥革命的百年之际,《人民日报》国庆社论高举孙中山而回避毛主席,央视更是拼命歌颂辛亥革命的“伟大胜利”。他们这种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手段无限拔高辛亥革命的行径并不是真的想继承孙中山先生的事业。正如党内先是抬起邓小平来压低毛主席,接着又赞颂胡耀邦贬斥邓小平一样,《人民日报》和央视高举 孙中山而回避毛主席最终还是为抬出袁世凯,为新的袁世凯发动“颜色革命”带领他们回归民国式的“盛世”——买办资产阶级及其背后的外国侵略者完全控制中国的半殖民地年代——开辟道路。  

然而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人民日报》和央视借辛亥革命大赞资本主义时,他们奉若神明的美国却爆发了伟大的“华尔街革命”。这场以“占领华尔街”为口号的街头革命,目前已经蔓延到美国70多个城市以及北美、欧洲等许多国家。美国人民在“华尔街革命”中公开打出了社会主义的旗帜。这个耳光实在抽得太响了如果以资本家为中心进行发展,即使发展到美国的水平,不还是不可能解决占人口99%的人民大众的贫困问题?美国已经失败的路,难道中国还要走?  

100年过去了,从证明“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的辛亥革命到证明“美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的“华尔街革命”,尽管中间经历了许多曲折,历史毕竟还是前进了。历史没有终结,也不可能终结。正如季米特洛夫同志在纳粹法庭上的慷慨陈词:“历史的车轮在转动,在向前转动,无论是恐怖手段、判处苦役或者死刑都不能把它挡住。它在现在和将来都在转动,直到共产主义的彻底胜利!”  

   

(谨以此文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