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红色文化

迟浩田:不能容忍现在有一些人跟着帝国主义反动分子的调子上窜下跳

孟良崮战役胜利70周年大会在山东举行


    • 作者: 网络文摘

16日上午,孟良崮战役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在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举行。

第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前副主席迟浩田,陈毅元帅之子、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原会长陈昊苏,粟裕大将之子、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粟戎生等出席纪念大会。

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中,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以4个纵队钳制国民党军左右两翼,以5个纵队实行中间突破,经3个昼夜激战,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74师及整编83师一个团共3.2万余人,击毙国民党中将74师师长张灵甫,使国民党军重点进攻山东聚歼华东野战军的计划失败。

这场战役中,18岁的迟浩田是华野九纵的一名年轻干部,他在率队冲击时,曾被子弹打中下动脉。

在16日蒙阴县孟良崮战役纪念馆举行的纪念大会上,朗诵了迟浩田的诗作《又到激情燃烧时》。

“今年五月是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每念及此,总是感慨万千,激动不已,更加怀念牺牲战友,思念沂蒙乡亲,缅怀为夺取这一战役胜利建立丰功伟勋的陈毅、粟裕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情牵梦绕,夜不能寐,歌以抒怀。”迟浩田说。 .

据现场图片,迟浩田当时身着夹克,戴墨镜,与老战士们握手,88岁的他精神状态很不错。

此次到蒙阴县,也是迟浩田的回乡之行。

迟浩田是山东人,1929年出生于山东招远,1944年入伍,先后担任连政治指导员、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济南第一团”政治委员、军政治部副主任、师政治委员、解放军报社核心小组成员、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等职。

文革后,他出任人民日报社负责人,后历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济南军区政治委员、解放军总参谋长、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

1988年,迟浩田晋升上将军衔,是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2003年3月退休。

退休后的迟浩田,一直心系家乡,多次回到山东的革命老区考察。

就在此程到临沂之前,13日、14日,他先去了山东的另一个革命老区——莱芜。今年是莱芜战役胜利70周年,这里也是迟浩田战斗过的地方。

在莱芜,迟浩田先后到莱芜战役纪念馆、鲁中抗日战争展览馆和战役遗址一口镇参观,并在革命烈士纪念塔前敬献花篮,深深三鞠躬。

“要始终牢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不能忘记那段历史,不能忘记革命烈士,不能忘记老区人民,不能忘记老革命老前辈。”他说。

期间,他还视察了当地的村庄和企业,并与市领导座谈。他说,“要时刻牢记在山东战斗过的老将军老前辈,时刻牢记老区人民为革命做出的牺牲奉献。要大力弘扬优良革命传统,深入挖掘红色资源,用好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这已是迟浩田第四次来到莱芜视察。2007年莱芜战役胜利60周年时,迟浩田也给纪念大会发来贺电,并到莱芜战役纪念馆瞻仰。

沂蒙老区人民在革命战争年代,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出过巨大牺牲,涌现出“沂蒙红嫂”、“沂蒙六姐妹”等英雄事迹。1947年迟浩田在沂蒙老区作战时,曾被炮弹炸断小腿,被当地救助,“多亏大娘用盐水洗伤口,要不我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

“作为一名在沂蒙老区战斗过,并得到沂蒙人民生死相助的老兵,我感到特别高兴”。2014年沂蒙革命纪念馆开馆时,迟浩田在贺信中如是写道。

近年来,他大力弘扬沂蒙老区的革命精神,曾题字“蒙山高沂水长,好乡亲永不忘”和“弘扬红嫂精神,展现巾帼风采”。

2016年8月,迟浩田为“沂蒙新红嫂”朱呈镕写去一封亲笔信和书法,“向新时期的沂蒙红嫂致以革命敬礼”。

其他地区进行过著名战役的地区,迟浩田也经常去参观纪念馆,缅怀革命先烈。

今年清明节前夕,88岁的迟浩田来到江苏常州,参观恽代英纪念馆,并在恽代英铜像前献上花篮,郑重三鞠躬;去年8月,位于内蒙古的集宁战役红色纪念园落成时,他为纪念园题写馆名;去年3月,他赴上海参观了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此外,迟浩田还身体力行支持革命老区建设。去年4月,他加入了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并担任名誉会长一职。

据公开资料,中国老促会是由原中顾委老同志们倡议,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批示,于1990年7月、由党政军领导机关退下来的老干部、老将军、老专家组成的全国性社会团体。

在担任名誉会长后,去年10月,他出席了老促会举办的“全国革命老区特色手工艺品和农特产品展览会”,现场品尝梅州金柚,为老区农产品“站台”。

有“儒将”之称的迟浩田,退休后除了练书法、写文章,还一直活跃在思想文化战线,发挥自己的余热。目前正在拍摄的纪录片《开国将军》、2015年7月创刊的《雷锋》杂志,迟浩田都担任了顾问。 

2015年“六一儿童节”,时年86岁的迟浩田,与韩庚、TFBOYS等“小鲜肉”,一起出镜拍摄了《少年先锋队队歌》MV。

这支MV由共青团中央微博推出,迟浩田在片中戴着红领巾,以一位老兵的身份,向少年儿童讲述他在山东老家当“小八路”的故事。

“今天你们来,我感到异常地高兴,仿佛又回到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七十三年以前,我是我们老家,乡儿童团的团长。日本人1941年大扫荡,实行‘三光’政策……杀光,烧光,抢光,欠下中国人民的血海深仇!我作为一个儿童团的小小的孩子,十五岁当兵、当小八路!”

他说,如果不想当亡国奴,必须拿起武器和日本人拼到底,把日本人赶出去。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共和国的英雄们越是艰险越向前进,如黄继光、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他们是缔造共和国的先锋者。

同时,他提到了某些丑化革命英雄的现象:“现在有一些人,跟着帝国主义反动分子的调子,扮演着上蹿下跳的小丑角色,丑化我们的党、丑化我们的领袖、丑化我们的英雄模范,我作为一个老兵,这是不能容忍的!”

“我们的共和国兴旺发达,能够实现我们的梦想,能够实现我们两个百年的目标,能够实现我们繁荣富强,希望就在青少年的身上。”迟浩田说。

政治局学习辩证唯物主义 习近平要找回“国家哲学”基础释放惊人信号

【美国华网综合报道】北京时间1月23日,中共政治局举行了2015年开年以来第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从新华社通稿来看,学习的主题是“辩证唯物主义”,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发表了讲话。用习近平的话说就是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据悉,2013年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安排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习近平说,“安排这两次学习,目的是推动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更全面、更完整的了解”。


习近平

毛泽东曾指出中国共产党里真正懂马克思主义的人不多,在毛泽东的晚年把学习马克思主义提到了建立国家哲学的高度上去。而邓小平所主持的所谓真理标准的讨论,实际上是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指导地位和作用。其效应直到当下还在直接影响着中国的整体战略和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从江泽民提倡“领导同志法制讲座”开始,年轻一代的中共政治局有了一种集体学习的形式并慢慢地形成了制度。

十八大以来,中共政治局的几次集体学习,多是聚焦在经济领域,也有涉及文化、社会、政治、军事等的话题,而专门开会来学习哲学并不多,上一次还是2013年12月3日,学的是“历史唯物主义”,可以说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当时习近平强调,“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只有坚持历史唯物主义,我们才能不断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

习这里所说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显然是要探讨社会主义新的道路以及已经产生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定义的内涵与外延的确定。此次政治局学习会上,习近平释放了惊人的信号,他要将之再次升华和具体化,要发展“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说,“要根据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不断深化认识,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实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良性互动,在这种统一和互动中发展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如果说,毛泽东思想是中共革命年代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邓小平理论是改革开放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那么习近平已经开始建立属于自己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并且是要统领至少整个21世纪的理论成果。

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解决的是社会观和历史观的问题,就是怎样看待事物和发展的问题。而辩证唯物主义,则是解决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问题。《人民日报》微信客户端这样说:一个是知,一个是行,都是为下一步集体行动统一思想,齐步走。“哲学解决的就是思想的问题”,“如果靠近权力,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所以在新年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就谈哲学问题。纵观中共历史会发现,思想的准备,往往是大行动的开始。这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也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关头,学习哲学理论。而被习近平称作为当前主要矛盾的“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料在2015年一定会有更多惊人的举措。

习近平上位以来一系列的动作,显示出他明显有志于打破传统的、或者说僵化的非邓即毛、非毛即邓的思维定式,建立自己概念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话语体系——不等同于概念中的马克思主义,也非纯粹的中国传统的“大同社会”概念,更非西方式的政治构成,而是以马克思主义为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最终构筑属于他自己的执政理论体系。从目前来看,虽然坚持的是邓小平路线,但采用的策略更多是毛泽东的风格,习近平对于中共统一党内思想和意识形态上的动作就是表征。

强调思想立党,一直是中共重要的历史经验。毛泽东在1937年末到1938年夏间,受到排挤,他就利用这段他自己说“鬼都不上门”的时间,钻研马列主义和斯大林的著作,在哲学上逐步成熟起来,写了《矛盾论》、《实践论》,还写了赫赫有名的《论持久战》。就是那个时候,毛泽东提出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问题。此后在中共六中全会的“学习运动”,还有批判苏维埃运动时期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以及1941年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问世,经过几年的思想改造,整个中共才逐步统一了思想。

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解体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思想日渐多元化下,意识形态冲突不断加剧,社会矛盾事件频发,以及腐败现象丛生的现状,巩固和维护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已成为新一代中国领导人的首要任务。

哈佛大学讲座教授麦克法夸尔(Roderick MacFarquhar)就曾言:“从上到下渗透全党的腐败问题,使中共不再像毛泽东建国初期那样具有权威性和合法性;而邓小平在“文革”后只专注于经济改革,也让中共丧失了可以将人民和党团结在一起的意识形态。”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极力推崇从历史中汲取养分的习近平,对于此一清二楚,因此,才有了反腐整风治党的大动作,并逐渐建立起了权威。当然,习近平更明白统一党内思想的重要性,溯源马克思主义,再一次进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便是习近平的应对之策。而这也是源于中国对于苏联瓦解、苏共垮台教训总结,过去两年多以来,习近平多次表现出对前车之鉴的忧虑。习近平“新南巡”讲话,最醒目的部分是重提苏联解体的历史,他说“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