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保釣

全美和统会统促会“南海”联合声明

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聯合會,美洲中国统一促进会联合总会,联合声明

2016年7月12日,國際仲裁法庭就所謂的南海島嶼主權問題作出仲裁。仲裁聲稱中國對“九段線”內海洋區域的資源主張歷史性權利沒有法律依據,並認為南沙群島無一能夠產生延伸的海洋區域。對於如此肆意踐踏中國主權和國際正義的強盜行徑,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聯合會及美洲中國統一促進會聯合總會所屬28個分會表示非常憤慨。 

自古以來,中國對南海諸島一直擁有主權。二戰期間部分島嶼曾被日本佔領,戰後確立的戰後新秩序中明確規定,歸還被日本佔領的領土,包括島嶼給中國。美國曾派軍艦幫助中國接收那些南海島嶼。直到20世紀70年代發現石油等資源前,沒有國家對中國的南海主權提出過異議,也沒有對中國的九段線提出過質疑。近三四十年來,菲律賓等個別國家出於私利,強佔了部分南海島嶼。為了掩飾這一系列侵略行為,菲律賓不顧中國反覆表示的通過外交協商的途徑解決爭端的提議,在美國的指使和縱容之下,菲律賓阿基諾政府公然違背國際法,提交國際法庭仲裁。由於國際法庭無權對國家主權和領土進行仲裁,仲裁的結果絕不會影響中國對南海島嶼的主權。本著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在涉及領土的問題上,中國不會也不能作出任何的退讓。 

1945年,美國參與了主導建立戰後新秩序,並幫助中國從日本手中取回南海島嶼。但近來卻通過一系列外交和軍事動作直接干預南海爭端,其目的並非是為了自身商業航行的安全考慮,南海的航行一直無阻。美國的根本目的是挑起並擴大中國與周邊國家的爭端,削弱中國的整體實力,形成對包括東海、南海、南亞、中亞對中國的大包圍圈,進而遏制中國的和平崛起,保住其霸權地位。菲律賓等國家只是這個戰略中的一枚棋子。今天,中國就此發表了《聲明》,表明對南海仲裁和南海主權的嚴正立場,這是非常必要的。中國早已經不是半殖民地社會的時代,決不允許任何國家或國際機構對中國的主權肆意挑釁。 

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聯合會及美洲中國統一促進會聯合總會所屬28個分會堅決支持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我們呼籲海峽兩岸同胞,維護中華民族共同利益,堅決捍衛中國對南海的主權。美國政府應該放棄對南海問題的不當干預,與中國一道共同維護二戰結束時期共同參與創建的國際新秩序,共同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安全。中國的和平崛起不會妨礙到美國的利益,我們呼籲美國以積極的態度和中國一道,確保南海和平安全,維護世界和平。

王永代总领事批驳《芝加哥论坛报》涉南海仲裁案社论

王永代总领事批驳《芝加哥论坛报》涉南海仲裁案社论
2016-07-17

  7月13日,针对《芝加哥论坛报》发表社论妄称中国导致南海争议升级,指责中方不接受仲裁,中国驻芝加哥王永代总领事致函该报评论版主编进行批驳。全文如下:

  贵报7月12日社论指责中国导致南海争议。我要指出的是,这篇社论充满对中国的偏见,有关指责缺乏根据。兼听则明,偏信则暗。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地区局势的紧张?

  此次仲裁所涉及的南海岛礁自古就是中国固有领土。国际社会历史上普遍承认中国对南沙群岛享有主权,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前从未受到质疑,美国出版的权威地 图和书籍等,例如1961年版《哥伦比亚利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1963年版《威尔德麦克各国百科全书》、1971年版《世界各国区划百科全书》,也均确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些南海周边国家由于觊觎南海的丰富自然资源,开始对中国南沙岛礁提出 领土要求。菲律宾等国先后派兵非法侵占了南沙部分岛礁,南海问题就此产生。迄今为止,菲律宾共侵占8个岛礁。局势在大约五、六年前开始出现紧张,这与大家听说的“转向亚洲”大体同时发生。过去几年,在域外势力支持、怂恿下,菲律宾等国家在非法侵占的岛礁上大肆部署军事设施,并单方面提出非法仲裁,导致争端 加剧,关系紧张,互信削弱。这些问题占据了国际和地区议程的太多时间和精力。

  有人可能会将问题归咎于中国近期的岛礁建设活动。但事实上在 社论中提到的争议相关方中,中国最后一个开始南海岛礁建设,而且只在我们实际控制且已有人驻守的岛礁上进行建设。我们没有试图将其他方非法侵占的岛礁夺回 来。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不是今天才提出来的新主张,包括南海断续线在内,都是在长期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客观事实,为历届中国政府所坚持。对本 国领土范围外的土地提出主权要求,那是扩张主义。中国从未那么做过,不应当受到怀疑和指责。

  贵报社论中提到了美国至今没有加入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美国海军的“航行自由行动”。事实上,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原本就是意在针对《公约》有关规定的反制行动。许多缔约国都认为应区分商用和民用船只的航行自由以及军用舰只的“航行自由”。

  中国坚定支持南海航行自由,因为正如社论所言,南海航道是中国和许多地区国家的经济生命线。我们尽一切努力确保该海域的商业流通不受阻碍,并制止任何扰乱地区局势的企图。事实上,商船在南海的航行自由从来没有问题。

  社论提到美国海军可能更加频繁地进入“争议“海域。美方在南海集结大量军舰、军机、先进武器,将真正危及各国商用和民用船只的航行自由。如此大规模集中火力,这种行为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紧张的根源。我们的确感到担心。

  最后我想指出,这个充满争议和不公的临时仲裁庭代表不了国际法,代表不了国际法治,更代表不了国际公平与正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有识之士,尤其是国际 法律界人士对此案表明了担忧和质疑。60多个国家公开理解和支持中方的立场和主张,这些正义的声音,国际社会应当倾听。

【文章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

中国留荷学生的公开信

留荷国际法学生学者联署抗议南海仲裁案:”将研究所谓裁决的法律漏洞”

南方网2016年7月16日18:510

公开信起草团队部分成员。(左一为彭芩萱)受访者供图

7月12日,一封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公开信在朋友圈被刷屏,该公开信包含四方面观点:国家同意是强制仲裁管辖的基础;领土争端和海洋划界是南海仲裁案的实质争议问题;在南海仲裁案中存在法律程序被滥用及超越权限的问题;南海仲裁案对中国既没有约束力也无助于解决南海争议。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封公开信是由一群留学荷兰的国际法学生学者联合署名发布。昨天,该公开信起草小组发起人彭芩萱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研究的团队成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对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内容进行研究,下一步将对裁决内容进行法理分析,看一看这样一个由政治事件引发的法律案件的裁决有着什么样的法律漏洞。

“我们都是自愿,也没有经费”

南都:你们为什么会写这封公开信?

彭芩萱:由于学习国际法和国际关系长达11年,对本案有自然关注,加之在学校部门组织了几次有关本案的午餐会,邀请专家就本案开讲和数次参加有关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对案件深入了解后,发现事情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作为学者,有必要深入研究本案并传播国际法知识。在长期与在荷国际法学生团体保持交流的过程中,决定发起针对南海仲裁案的公开信,揭露案情本质,发出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的声音。尤其是在一个不经深思就充满偏见的国际社会中,期待这样的充满理性而不失激情,专业而不失朝气的声音能够点亮一盏国际法之烛。

南都:听说起草这封公开信的是一个团队,请介绍一下这个团队的构成和特点。

彭芩萱:起草这份公开信的团队成员主要是留荷的国际法学生学者,来自阿姆斯特丹、鹿特丹、莱顿、马斯特里赫特等一些荷兰主要高校,有访问学者,副教授级别的、也有我们这样的博士生、硕士生,是一个比较多元化的青年学者团队,还有在公司做国际法的合约官,相当于是律师,很多都有律师资格证书。

我们团队的特点是年轻、有朝气,有很强的专业基础,也有很强的英文写作和沟通能力。还有一点是大家都是自己利用写论文之外的时间,投入很多精力来进行合作,我们其实都是自愿者,也没有经费。大家热血沸腾地想做这件事,这也是交朋友和学习的过程,通过学习案例的过程学习国际法知识,通过团队协作来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全球70余个机构转载公开信

南都:听说这封公开信除了中文版本,你们还起草了英文和荷兰文版本,那么是否有西方媒体或者学者关注到这封公开信?

彭芩萱:这封公开信是用英文写作,然后翻译成中文和荷兰文。现在还有阿拉伯语、法语、德语等其他语言的版本也在出炉。我们在这边写论文都是用英文写,所以我们还是用英文起草,然后找专门学术法律老师来帮我们修改。

我们工作是做得非常细致,写了十多稿,也有找专业老师帮我们看语法,指导老师都非常负责任,我们经常碰面讨论。公开信是7月12日,裁决出来一个小时后全球首发,不仅是通过公邮向公众发布,还向全世界各个组织、顶级法学院以及西方媒体都发送了英文版。随后,我们收到来自剑桥大学法学院教授的评价,veryim pressive(印象非常深刻),洛杉矶邮报也全文转发了我们的英文版。全球70余个学联、社团、机构都纷纷全文转载公开信造成刷屏态势,我们自己的法眼看南海全球首发公开信本身的阅读量也在一天内达近10万。

南都:发这封公开信前你们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现在这个效果达到了吗?

彭芩萱:第一是希望全民科普国际法,能够让大家知道《国际海洋法公约》有几个部分,强制性仲裁有些什么适用条件,中国对相关条款是怎样做出保留的,保留有什么效力,临时仲裁庭怎么组成的等等。
第二是我们想让大家知道这个事情不是表面呈现的样子,因为很多人都没有读过案例,也不知道海洋法公约是怎么规定的,这个案子的本质就是中菲领土主权争端和海洋划界争端,这两个争端的性质都不是仲裁庭的管辖范围,所以我们要把这个声音发出去,不能让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也不能够让那些居心叵测的政治势力借题发挥,把这个事情推到中国身上,给中国扣上大国霸权主义,藐视国际法的帽子,这些其实都是西方媒体的炒作和西方世界对中国的误解。我们想通过公开信用一种理性专业的声音来告诉大家我们并不是藐视国际法。

我觉得目标达成一小半,不能强求每个人看了这封信就完全相信我们,我们觉得发声这个事情过程本身就很有意义。

计划对所谓裁决进行法理分析
南都:南海仲裁案结果已出,你是否看过仲裁内容?你如何评价这份仲裁内容?从国际法角度上来说,这份裁决内容是否令人信服?你认为国际仲裁庭的裁决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

彭芩萱:具体到仲裁内容,因为有501页的长度,我还没有时间去仔细翻看,但是我们研究的团队成员正在紧锣密鼓对所谓裁决内容开展研究,下一步计划进行法理分析,看看这起由法律案件包裹的政治闹剧有着什么样的法律漏洞。

我看过这个裁决摘要版和关于岛礁性质判断的分类表后,我的初步印象是第一违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三部分关于强制性仲裁程序启动的前提条件。第二是对于岛礁生存条件的判定是一种非常狭义的,非常刻意迎合菲方需求来作出的这样一个裁决。第三是违背基本海洋法原则,在没有确定主权归属和沿岸国的基础上就默认菲律宾对岛礁有主权,在这个基础上作出裁决是违背公正和国际法精神。不管裁决内容是什么,自始至终都是没有约束力的。

采写:南都记者 蒋伊晋 实习生 落楠